他们是“动车医生”,高铁桂林,有你有我还有他!

来源: 桂林生活网—桂林晚报 2019-08-22 10:11:47 我来说说 阅读
一些人抱怨说,这种模式利润率太低,要让员工们从货架上拣货,然后还要送货。

  桂林生活网(桂林晚报记者沈青 通讯员石济铭)不论寒来暑往,这里没有夜晚,没有假期,在“陆地航母”——— 桂林动车所里,每一个夜晚都是灯火通明,动车组检修师们辛劳作业,保证桂林人每天都能坐上绝对安全的高铁动车出行。31岁的检修师郑涛君用自己9年的铁轨光阴,见证了桂林如何一步步实现高铁梦,再到拥有自己的动车所,进而确立了高铁的区域枢纽地位。


郑涛君正在检查一列动车底部,细到一颗螺丝都不放过。记者沈青 摄

  我工作我快乐:只能成功不许失败的岗位

  4月26日夜,一列列“子弹头”有序地开进桂林动车所检修维护车间。白天风驰电掣、日行千里的高速车组,夜里就在动车所里享受动车组检修师们的检查、“按摩”。

  晚上8时前到岗,一整夜注意力高度集中地忙碌,一直到次日清晨送走检查完毕的所有动车组,这是郑涛君的工作常态。“今年五一假期刚好我当班。”他在检修地沟里边走边说。

  检修库里温度不高,晚上南方特有的潮气混着凉意捂在衣服里,让人不太舒服。但在车厢内,气温要比底盘下高出不少,郑涛君和同事们一会爬地沟,一会进车厢,汗珠一下就从额头冒了出来。

  环境和气温再怎么变化都难以引起他们的注意,他们关注的是身前这些“大家伙”身上哪怕一丝一毫的改变。强光手电在手,抬头望着车底,郑涛君的身体和手臂跟着手电光有节奏地摆动,在其“火眼金睛”注视下,即便是细微的部件变形、螺栓位移都无处遁形。

  伏在车顶上,郑涛君认真检查受电弓外观是否正常,仔细检查表面有无贯穿裂纹和高压电蚀现象,更换了一个扭簧。“这个指头这么大的扭簧几乎快断了,如果在行驶中断了动车就会失去动力,必须更换。”郑涛君说。

  “五一”假期即将到来,动车客流激增,许多动车组开始重联增加车厢,增加了检修师们的工作强度。每天在车库坑道里走几十公里,检修几十台转向架,确认数以万计的零件,检修师们个个都有“强迫症”,不敢有半点马虎。


郑涛君正在处理一列动车的挡风玻璃渗水问题,这项工作要耗费7到8个小时。记者沈青 摄

  一辆动车前挡风玻璃渗水,郑涛君和同事们检查后确定了维修方案:“把前挡风玻璃的缝隙连接胶铲除,重新铺胶。”说起来简单,可这一套活做下来至少得七八个小时。“光除胶都要两个多小时,重新铺胶就需要打四层,确保动车驾驶室的安全。”郑涛君说。

  “每一个步骤和零件都要仔细,细到一个指甲盖大小的垫片都要分正反面,反了就不行。”郑涛君说,为了100%保证动车的安全,几乎每一个动车部件的检查和更换都要四个岗位重复检查。

  夜班之后的郑涛君即便回到家里,躺在床上的他也难以入眠,还得翻出检修的视频回放。“就怕出一点错误,因为高铁不允许有错误,这是一份只能成功不能失败的工作。”他说。

  我付出我收获:“动车医生”称号让我自豪

  郑涛君特别喜欢别人叫他们“动车医生”。“从接送车和人员开始阶段的‘望闻听’,到1、2、3、4号位的‘诊断医生’,再到181故障检修组的‘治疗医生’,我们确保了动车组的技术安全。虽然都是幕后英雄,但想到第二天千千万万的旅客能坐着我们照顾过的动车组回家、出行,我们感到特别自豪。”

  “每次完成检修工作后会觉得很有成就感。”虽然列车检修的有些工作是单调的重复性工作,但对列车的行车安全来说至关重要。时间越久,他对这份工作的感情越深。虽然工作劳累,但郑涛君和同事们最在意的就是旅客的评价。坐高铁时,他的孩子总会对周围乘客说:“我们坐的高铁是爸爸检修的,世界上最安全。”

  除了这份职业和使命给自己带来的荣誉感,郑涛君觉得最大收获是学到了实实在在的本领。

  “别人过节,自己过关。”这是铁路人的戏称。虽然辛苦,但这些动车组检修师见证了高铁日新月异的发展。郑涛君说,刚开始,都是外地来的专家来检修,他们一边看一边学,恨不得把专家们的一字一句都吃进肚子里。后来,像他这样的检修师可以独当一面了。

  不过,新技术、新标准不断被运用在列车上。就拿网络控制软件来说,系统逻辑不断理顺,车辆自检时对一些故障、隐患的判断更加精准,让检修师们更能有的放矢。但这也给大家提出了更高要求。“必须每天学习,要不就会对一些工况不了解、不熟悉。”郑涛君说。

  在到动车所工作之前,他从未想过动车检修工作的“苛刻”。但正是这份工作执着认真、细致耐心的要求,让他得到了人生的历练,他在桂林动车所一年的工作经历里从未出过任何业务差错,从普通工人做到了股道长。

  “五一”假期拉开大幕,又将有数以万计的桂林人踏上出行之途。也许您明天出游乘坐的高速列车,就是检修师们今晚检修的那一列。深夜里,有许多彻夜未眠的铁路人早已在车上车下溜了许多圈,查看、检修了许多次,一节节车厢,是郑涛君们用暖暖的人情味守护着每一位乘客的安全。

  城市梦我的梦:憧憬和努力汇聚而成

  一个地区在中国铁路版图上的地位,取决于其始发终到车辆的数量。被称为“陆地航母”的动车所就是一个检修基地,可以满足动车组的一二级检修、动车组临修、客运整备和存车的需求,一个地区一旦有了动车所,那么就意味着将有多列始发终到车。

  2019-08-22,桂林动车所正式开工建设,仅仅14个月之后,桂林动车所就投入了使用,设检修库线6条、存车线36条。桂林一举晋升为广西高铁枢纽城市,桂林动车所是首个建设在非省会城市的地级市动车所,从桂林北站始发的动车全部在这里检修、养护和停放。

  在桂林动车所存车场,铁轨在明媚的阳光下向远方延伸,一列列动车整装待发。动车所的建成使桂林近期的途经列车达到了140对以上,每日经过桂林的动车和高铁的数量都达到200多趟。同时,作为南宁铁路局管内的动车所,它的建成也极大地提高了整个机务段的机车检修能力。桂林作为铁路枢纽地位的逐步形成,也带动了人才的流动和企业的入驻。

  有了动车所的保障,近几年来,贵广高铁、湘桂高铁在桂林十字交叉,桂林与重庆、贵阳等城市实现高铁连通。目前,桂林出发的动车已能连通全国16个省市自治区。除了高铁路线的扩展加密之外,今年春运期间,桂林第九座高铁车站——— 五通火车站开始启用,桂林凭借“一城九站两高铁”的高铁交通格局,在中国高铁版图上占据了重要的地位。

  “高铁区域枢纽”的梦想照进了桂林人的现实,桂林人在每一个周末和节日都能拥有说走就走、想去哪就去哪的动车旅程,可以说,正是高铁建设的“桂林速度”,为城市和民众的梦想插上了飞跃的翅膀。

  桂林的高铁梦并非一夜之间变成现实,正是一位位像郑涛君一样的普通劳动者,用他们对个人职业梦的憧憬和努力汇聚而成。“正是有了桂林动车所,桂林高铁的发展才走上了快车道,我非常荣幸能成为其中的一颗螺丝钉。”郑涛君说。